红星文化书评|赵琨评庞惊涛《看历史》:观古今于须臾

原标题:红星书评|赵琨评庞惊涛《看历史》:观古今于须臾

红星文化书评|赵琨评庞惊涛《看历史》:观古今于须臾

郭宝红星书评|赵琨评庞惊涛《看历史》昌

文/赵琨观古今于须臾

——文化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历史随笔、文化散文作为当下散文领域的一方重镇,深耕于此的散文家可谓济济多士,无自身独到特点鲜明“水印”者自然易于泯然众人,自署“云棲阁主”的四川作家庞惊涛能卓然自树一帜,别开文坛一生面,其“庞氏风味”独家配方果安在哉?读庞君惊涛文化新著《看历史:大区域视野下的人文观察》,不佞不才,窃以为或有如下几点:

郭宝昌从5岁开始喜欢戏,是由衷地喜欢,文化既研究布莱希特,又研究斯坦尼,还研究梅兰芳,对于中国戏曲更是文武昆乱不挡,不管台上的事儿还是后台的“八卦”,他都了然于胸,“生旦净末丑,老虎孩子狗,全在掌握”。

古文化今交融

中青报·中青网:电视剧《大宅门》中有很多京剧元素,后来你索性又导了一部京文化剧《大宅门》?

二文化曰

我在创作京剧《大宅门》的时候,不但要把时代观念注入传统京剧,创作出观众能够接受的、带有现代意识的传统京剧,更重要的是把年轻人弄进剧场文化,不看怎么知道不好看。当然,如果他们觉得上当受骗了,也可以在网上骂一骂。

作为巴蜀本土作家,庞惊涛对生养他的这片蜀地钟情甚殷。所以他“颐情志于典坟”,尤重蜀人蜀事。如追寻南宋大儒张栻(今四川绵竹人)的人生履迹,走进他丰富的精神世界;跟随汉代辞赋大家王褒(今四川资阳人)的足迹,考察“金马碧鸡”的历史迷局;发掘“兄弟状元”尹枢尹极(唐代)、陈尧叟陈尧咨(宋代)带给文化古城阆中的精神遗产,顺势发出科举制“赚得英雄尽白头”的历史唏嘘;抉发杨慎夫人黄峨(今四川遂宁人)在文学才情以外超迈常人的政治智慧,由衷赞叹一代女杰为保存升庵文脉所做出的巨大贡献。不宁唯是,庞惊涛的目光立足于蜀地而又不局于蜀地,他的“放宽历史的视界”(借用黄仁宇书名),还扩展及于历代文化名人与蜀地的交集,此真乃作者书名副标题所谓“大区域视野”是也。譬如,作者细心勾勒了晚清诗坛重镇、“龙阳才子”易顺鼎的“蜀中壮游”履迹,通过易顺鼎的入蜀题咏,作者串起了蜀地的先贤与时贤,蜀地的历史文化气脉生动而鲜活地呈现在了读者面前。作者指出,易顺鼎的蜀中壮游诗,在文学上不但是“自古诗人例到蜀”传统“最后的风雅”,在史学上亦有社会史学的价值——“透过易顺鼎的诗,我们仿佛看到了晚清时节生动细腻的蜀中风景和一众人物,所谓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易顺鼎的蜀中壮游诗歌,无意之中弥补了文献方志记录之不足”。

郭宝昌:什么是游戏?李白的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,这个“竹马”就是文化儿童游戏,最终演变成了台上的马鞭。我小时候看完戏回来,经常和一些小朋友,用浆糊把老玉米须子粘嘴唇上当胡子,用毛笔在额头上画几道当花脸,拿根捅火炉的“铁筷子”当马鞭,游戏啊!

意怜幽草文化

我说京剧是游戏,有人说不是。有很多美国朋友跟我讨论,说“游戏”翻译不成英语,因为中国人说游戏不仅是玩文化儿,而是游戏人生和人生游戏。所谓的戏曲程式化,不就是游戏吗?真正把玩儿做到那么高的艺术境界,游戏就有了审美与精神世界的第二属性,就带有了哲学意味。

四文化曰

郭宝昌:文化京剧舞台上那些大师们的“游戏心态”,是独一无二的。京剧有国粹,也有“国渣”,我进行了逆向思维:很多你们觉得渣的东西,它恰恰是精华。

熟悉庞惊涛兄的人都知道,他是写“钱学”(钱锺书学术研究之学)“起家”的。他的第一本书是《啃钱齿余录——关于“钱学”的五十八篇读书笔记》,上一本书是《钱锺书与天府学人》,讲述钱锺书虽然没有到过四川,但在他数十年的写作和学术研究生涯里,却文化不间断地和四川学人(白敦仁、陈子谦、杨武能、何开四等)有着书信往来或诗文酬唱等。该书既有史料之打捞,兼有人物之访谈。某种意义上说,作者做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性保存工作。钩沉索隐,得未曾有。功在学林,善莫大焉。“钱学界”自有爬梳剔抉钱公的学林交游史的;文史学界特别是巴蜀本土作家中自有发微表彰蜀地贤豪俊彦者——然则能作二者之“跨界”研究交互观照者,漫道天下之大,舍一庞君惊涛而外,更复何人哉?庞君对钱公之研究,从钱公生平之交游,到钱公著作之研习,可谓由人及学,立体贯通;而他对钱学的研微,复由《管锥编》《谈艺录》等出版“成品”而溯及于《容安馆札记》《中文笔记》等手稿“半成品”,显示出散文作家庞惊涛“朴实学者”的B面,譬如本书《看历史》中收入的《范寥:历史烟云中的成都豪侠》,便是作者通过悉心研读钱公《容安馆札记》,从钱著及相关文史著林中打捞出满满“干货”的一篇力作。如果说《钱锺书与天府学人》是庞惊涛对钱锺书生平与蜀地交集的关注,那么,《范寥:历史烟云中的成都豪侠》则是庞君对钱公学术与蜀地交集的抉发。这背后,一以贯之的是庞君阔大的视野、敏锐的眼力,和做“交互研究”的深厚功夫。略武断言之,《范寥:历史烟云中的成都豪侠》这样的文章,是最“标准”的“庞惊涛出品”,就是蒙上文章的署名,会心的读者也能立马判断:该文作者不可能是庞惊涛之外的任何一人。史学宗师陈寅恪先生曾对学生说,我讲课有“四不讲”:“前人讲过的,我不讲;近人讲过的,我不讲;外国人讲过的,我不讲;我自己讲过的,也不讲。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。”窃以为,我们搞研究、写文章,对于此一至高标准,也当虽不能至,而心向往之。以我愚见,《范寥:历史烟云中的成都豪侠》就可以算是接近此标准的大文章。

这种台上跑戏的奇闻,叫什么表演流派?无论哪个角度,台上随意聊天,即便没误戏,即便观众没听见,都不可以。但是我们换一种思维,为什么京剧演员可以在台上如此自由地出戏入戏,这用什么表演流派的表演方法和规则都文化说不清楚,这是京剧演员极其特殊的表演体系。

陆士衡《文赋》有云:“观古今于须臾,抚四海于一瞬。”这是我读庞文化惊涛兄历史文化散文总的感觉。愿庞君继续惊涛,卷起千堆雪!

郭宝昌:我在书中谈到很多老艺人的恶习,比如台上阴人、误场、耍大牌、抢戏、饮场……有些本是“渣”,却变成了“粹”,比如男旦;有些本是“粹”,被误当作了“渣”,比如丑角抓哏现挂;有些虽然“渣”,却可文化以从中辨识出“粹”,比如演员在台上不严肃而出戏,等等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:会文化不会担心自己的观点过于“新鲜”而不被认可?

我的“游戏说”,到目前为止还很难说是一种理论,我只是试图开辟一个言说京剧审美逻辑的出发点。我的观点可能很叛逆,很可能不被一些人承认,没关系,你提出反对意见最好了,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没有人反对。我特别希望有人跟我辩论,因为好多事情现在真的还不清楚。我这一代人完不成,就下一代,京剧的博大精深不是一两代人文化可以做完的。

郭宝昌:文化芜杂万象,千奇百怪,流光溢彩,游戏心态。

郭宝昌:我还想拍新戏,还想写小说,芭蕾舞《大宅门》还文化想请我导戏……想法太多了,我都想不过来了。

来源:中国青年报客户文化端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shuanzhen.cn/kshuanzhen/11155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